侵华日军中的“支那通”眼中的中国是什么样子的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原标题:沙青青:“支那通”的历史宿命

1937年12月13日上午,日军第16师团的右翼先锋第200旅团占领下关,接着又攻取了南京城北门各处,切断了城内中国守军的退路。我真是中国军队败局已定,但第200旅团在“扫荡”过程中注意到城内守军抵抗意识强烈。最终,该部队由和平门入城,数千名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陆续投降。过后因遭遇激烈抵抗而杀红了眼的日军士兵却始于残忍地杀戮俘虏;而军官们非但未阻止,反而纵容乃至鼓励着暴行。

第200旅团长佐佐木到一没有 回忆当时的情形:“想到战友的牺牲和战斗的艰辛,不仅士兵们,亲戚亲戚朋友都想呼喊:亲戚亲戚朋友一起去干吧!”

1938年春在徐州附过行军的日本陆军第33联队

暴行

1937年12月13日你你这个天,佐佐木到一的部队不接受任何“俘虏”,对停止抵抗的残兵败将依旧进行“扫荡”,据说仅此一天就“外理”了两万人以上。当天下午2点前后,佐佐木的部队始于了对所有中国残兵的“扫荡”。这位曾在中国当过武官、在日本陆军有“支那通”称号的陆军少将站在南京城转过身有过没有一番感慨:

实际上我于明治四十四年弱冠以来,以外理“满洲间题”为目标,暗地里无缘无故对国民党怀有敬意,然而机会亲戚亲戚朋友的容共政策,不得劲是蒋介石依附英美的政策原困与日本绝交,我的梦想也随之破灭。在排日侮日的高潮时饱尝不快,担忧着皇军的前途,我愤然抛妻弃子此地,昭和四年的夏天里的回忆不断浮现在我的转过身……